旗津海上风云(一):当海贼王製造了一座半岛

外地观光客来到高雄,几乎都不会错过旗津这个点。更精确地说,是旗津北端的旗后。这里是旗津最热闹的商业地带,观光景点也集中在此。旗津是四面环海的狭长沙洲,从北至南大致可以区分旗后、大汕头、中州三个聚落。虽然只与高雄市区隔了一条高雄港,但旗津无疑符合离岛的定义。因此,这些年来讨论到离岛是否开放观光赌博产业时,总有人对旗津投以关爱的眼神。

然而,旗津并非自始就是一座岛,旗津曾是半岛,南端与小港的大林埔红毛港相连。1967年国民党政府扩建高雄港,提升港口的使用效能,在旗津南端开闢一条可供船只航行的水道,1975年完工后,旗津就此与台湾分离。70年代高雄港进入硬体建设高峰期,货柜吞吐量日益增加,中钢、台船、加工出口区等相继在港口边设立,港口地貌的变化也象徵这座城市的工业机能日渐增长。

旗津海上风云(一):当海贼王製造了一座半岛

旗津成为离岛的过程,似乎就是一件经济发展下的工程,一点也谈不上浪漫。但是在数百年的传说里,旗津的北端旗后也与鼓山区的寿山相连,旗津连半岛都不是。那旗津是怎幺成为一座岛的呢?《台湾府志》、《凤山县志》等清代方志,都提到明代末年海贼林道乾来到台湾打狗的故事。林道乾是真有其人,出生于潮州惠来,16世纪活跃于东南亚各国,是明末势力强盛、计谋多端的海盗。由于中国实施海禁,林道乾屡屡遭受官府追剿,最后来到泰国,接受泰王招安,如今在泰国北大年地区还有林姑娘庙,正是供奉林道乾的妹妹。

这样一位在东南亚叱咤风云的海盗,如果不来台湾转转晃晃,似乎不太合常理。在打狗流传数百年的故事是这样的,嘉靖年间,林道乾遭受官兵追杀,先是逃到澎湖,后来又到台湾避风头。他从台南鹿耳门上岸,然后辗转来到打狗山(寿山)一代。那时的打狗的汉人聚落甚少,在现今的左营和凤山区稍有人烟,其余主要是平埔族的聚落。海岸边仍是大片河水沖积出的沼泽地,自然适合外来者佔地为王。打狗山一带山形多变,林道乾就选择此地作为暂时基地,藏匿他的财宝,这些宝藏据说有18个半的提篮那幺多。

林道乾在华南沿海劫掠财货,明朝官府当然不会善罢干休。林道乾自己也了然于心,希望可以一劳永逸,彻底消灭中国的最高权力。他从法力高深的堪舆师吴半仙那探得一种杀人于千里之外的术法,吴半仙要林道乾在供桌上祭拜三支神箭,并在睡觉时口含百粒米。如此连续100天,在第100天的破晓之时,只要林道乾朝皇帝所在的京城射箭,那三支箭便会穿越空间,射杀坐在龙椅上的皇帝。

林道乾不仅口含百米睡觉,还捕捉一只啼叫声可达300里的锦鸡,準备让这只鸡在破晓提醒自己时机已到。由于锦鸡至关重要,林道乾交由胞妹金莲细心饲养。就在百日来到的前夕,金莲深怕锦鸡误时,整夜未阖眼,在黎明破晓来临前一刻,金莲将锦鸡抱出屋外,锦鸡误以为时机已至,便大声啼叫。林道乾听到鸡鸣后朝西北方向射出三支刻有自己名姓的箭,未料时间过早,皇帝根本尚未上朝。事后皇帝在龙椅上发现插有三支署名林道乾的箭,勃然大怒,决定尽快剿灭林道乾的势力,派遣都督俞大猷率领重兵来到打狗外海,打算将林道乾及其党羽一网打尽。

林道乾看见外海船队军容壮盛,心知大势已去,顾不得他从中国劫掠来的财宝,急忙使出一身雄力,一剑劈开旗后山与打狗山的连繫,硬是在旗津北端开闢出一条水道,乘船向外扬长而去,时人盛传他逃到了吕宋群岛。从此以后,林道乾埋金于打狗山的故事也就一直在当地居民的口耳中相传。

旗津海上风云(一):当海贼王製造了一座半岛

射箭千里、百鸡鸣啼、埋18篮金、一剑劈山等情节,充满奇幻想像的色彩,当是经过后人不断穿凿附会所产生的传说故事。不过,清代多本方志或地方见闻录,都不约而同提到林道乾来台湾时,和原住民发生严重冲突。林道乾拥有相对强盛的武力,原住民当然不是对手,死伤惨重。林道乾为了在地方立威,还用原住民的鲜血来装饰他的帆船,是为「取膏血造船」。

这件事,文献上记载的发生地点不一,《台海见闻录》、《潮州府志》是「安平镇二鲲身」(今台南),《台湾县志》、《凤山县志》则是在打狗山。虽然记载这件事的文献不少,但多从街谈巷议採集而来,林道乾是否真来过打狗,也仍然没有确切定论,《明史》只有讲述林道乾为祸华南沿岸,最终远赴东南亚诸国(注一)。海盗林道乾在台湾的事蹟,有多少真实性,还有待专家学者做更深入的考证。不过,林道乾屠杀原住民的传闻,可以看出汉人移民和台湾原住民曾经发生激烈的冲突,尤其是拥有武装力量的汉人强势佔领原住民的生活场域,造成原住民流离失所、家破人亡的悲歌。

林道乾活跃于华南沿海城镇和诸岛屿,台湾海峡应该是他在最常来往的路径,海贼王盛名在民间口耳相传,或许就随着寻找新天地的沿海居民一同到台湾了。如今的高雄港仍身负世界货物转运的重要任务,其实早在400多年前,这里就已经是海上枭雄争霸的主要战场了。

当世界进入大航海时代,中国官方仍然执着于陆地。但中下阶层人民早已按捺不住对于大海的渴望,无奈迫于贫穷困苦也好,单纯嚮往自由惊奇也罢,大海不断呼唤着16世纪的中国人向更广大的世界探索。这些突破官方权力禁锢的人,其存在不为官方所容许,海上漂泊不定的生活,更让其一生难留下什幺确切的文字记录,终于一切活动都笼罩在迷雾中,在口耳相传中不断增添戏剧元素,成就许多起伏跌宕的传说故事。

旗津海上风云(一):当海贼王製造了一座半岛

注一、彭衍纶:《高雄游憩名山传说硏究:以大岗山、半屏山、打狗山为对象》(台北:里仁书局,2011 年),页 397-407。

延伸阅读:

旗津海上风云(二):打狗门户浮沉记事
上一篇: 下一篇: